客户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客户案例 >

超载超限检测仪七步”擒要害

  从2019年初国家交通运输部部长建议加快研究推进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到地方两会、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公路交通运输的相关提案和议案来看,我国货运安全提升、运输秩序治理已进入了非常严峻的阶段,货运超载“入刑”或将成为下一步国家治理的重要方式。

  刑法是规定犯罪、刑事责任和刑罚的法律,将货运超限超载定义为犯罪行为,带来的威慑力要强于一般的行政处罚,可大大提高违法运输成本,减少超限行为,保障公路、桥梁、隧道等交通设施完好性,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在多年来“治超”政策推动下,现行刑法中第一百三十三条已经加入了对客运严重超载超速的明确规定。

  客运严重超载超速致使发生事故造成犯罪的,将承担交通肇事罪的责任,即使严重超载超速后未发生事故的,也将承担危险驾驶罪的责任,并处拘役、罚金。

  但是,由于超限超载运输产生原因较为复杂以及执法争议、执法不严,导致货运超载超限治理能否“入刑”的讨论目前仍在持续,尤其是对货运超载超限未发生事故的行为是否“入刑”的争议较大。

  货运超载超限发生交通事故的,可依现行刑法对驾驶人定交通肇事罪。而驾驶人存在货运超限超载行为未发生事故,但构成严重货运超限超载的行为,笔者认为应定为“危险驾驶罪”,这是刑法需要增加的内容,可参考“醉驾入刑”的实施和监管方式。

  从国内交通管理大环境来看,关于货运超限超载“入刑”存在的很多争议都已提出解决方案并实施。

  从2004年6月起,交通运输部会同公安部等7个部委在全国集中开展了车辆超限超载的治理工作,到今年年初已有12年,取得一些成效。

  在笔者看来,从2012年7月起,客货车超限超载及车辆非法改装治理才真正进入高峰期。近五年来,两大国字头意见、一次多部门联合意见、一次新规修订、两次专项行动、一个合作备忘录,这七大步骤从经济社会发展、人民财产利益出发,由上至下,不断加强我国道路交通安全工作,加大超限超载治理力度。

  《国务院关于加强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意见》于2012年7月22日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的意见》于2014年11月28日发布,这两个国字头文件明确并细化了加强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内容和方向,并均提到了要研究运输车辆严重超限超载定罪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