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客户案例 >

遥控地磅虚增货物重量获利应定何罪

  [案情]2010年6月,太和县某镇粮食经销商王某某与涡阳人韩某事先通谋,秘密利用在该镇粮站地磅上安装增重器,操纵遥控器虚增小麦重量吨位的方法获取非法利益。25日晚饭后,韩某翻墙进入该粮站,在电子磅上安装了一套电子遥控增重装置,并调试好增重的吨数。6月27日晨,王某某、韩某将遥控器交给王某辉并告诉其使用方法。当天在该粮站出售小麦过程中,王某辉秘密利用遥控增重小麦吨位,操作成功6车(农用),增重5000余斤,在操纵第七车时被粮站称重人员发现,未能得逞按增重数获取非法利益之目的。

  [分歧]本案在审查中,对嫌疑人王某某、韩某、王某辉行为的定性存在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嫌疑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利用电子遥控增重装置增加货物过磅重量,在被害单位不知情的情况下,欲秘密窃取增额价值,符合盗窃罪的特征,应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嫌疑人采用秘密利用电子遥控增重装置增重的技术方法,隐瞒虚增小麦重量的真相,使被害单位负责小麦称重的工作人员上当受骗多记小麦重量,并据此错误认识产生“自愿”支付与多记小麦相应的钱款的意思表示,从而达到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之目的,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特征。尽管嫌疑人在犯罪实施过程中亦采取了一些秘密手段,但这并不影响本案采取欺骗方法骗取被害单位钱款的诈骗犯罪性质,故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嫌疑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到所骗钱款,属犯罪未遂。

  盗窃罪和诈骗罪在构成上非常相似,其所侵害的客体均是公私财产所有权,犯罪主体均是一般主体,犯罪的主观方面都表现为直接故意,且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虽然从理论上讲二者的客观方面不尽相同,但是在实践中,当行为人为占有被害人的财物的行为兼具盗窃的秘密窃取与诈骗的欺诈两种特征时,往往具有迷惑性,对案件定性往往会产生分歧。

  (一)从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进行分析。盗窃罪的客观方面一般表现为行为人采取秘密窃取的方法,将公私财物转移到自己的控制之下并非法占有的行为。因为盗窃罪的本质特征在于犯罪行为的秘密窃取性,即是行为人采取的主观上自认为不为财物所有人、管理人或经手人发觉的方法将公私财物非法据为己有。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欺骗他人并使之处分财物的行为。其基本构造是行为人实施欺诈行为→使他人产生或继续维持错误认识→受骗人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或交付)财物→行为人获得或使第三人获得财产→受骗人遭受财产损失。这里仅讨论与盗窃罪进行区分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前三个步骤:①欺诈行为。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他人陷入错误的行为。欺诈行为原则上必须具有使他人产生错误而导致其实施处分财产行为的作用,若不具有这样的作用,则不属于诈骗罪中的欺诈行为。②对方错误认识。指使受骗人产生处分(或交付)财产的动机错误,反之,则不构成本罪。③对方处分行为。指受骗人基于认识上的错觉而“自愿地”交付财物或处分财产上的利益,受骗人是基于受骗而产生处分财物的意识。

  (二)对行为人所采取的行为性质和手段的分析。由于案情的性质取决于行为人非法占有该财物时的行为性质,因此对盗窃罪之“秘密窃取”而言,行为人在窃取财物时采取的是自以为不被财物的占有人或控制人所发觉的方式,而诈骗罪之欺诈行为则是行为人故意针对被害人公然地进行欺诈。另外,就行为人采取的手段表现来看,盗窃罪之“窃取”表现为犯罪手段直指财物,犯罪过程简洁、直截了当,而诈骗罪之“欺诈”就与此不同,具有明显的阶段性与复杂性,其表现为行为人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或弄虚作假等方法使受骗人陷入圈套,在此基础上使受骗人与其在移转财物上达成一定的意思交流,对受骗人而言则是一种有瑕疵的意思交流,受骗人基于此种瑕疵意思而处分财物。

  (三)对受骗人在行为人实施的犯罪行为的影响下的主观认识的分析。在犯盗窃罪的场所,被害人对自己对财物的占有或控制关系之破坏毫不知情,因此也就不会在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影响下产生移转其财物的主观认识,也不会因此而处分自己的财物,而在犯诈骗罪的场所,被害人是因行为人的欺诈行为而陷于错误认识进而“自愿”地处分其财物,这时双方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意思交流,尽管这种关于财物的处分违背了被害人的真实意愿,是一种有瑕疵的意识表示。

  本案嫌疑人在犯罪实施过程中,虽然也采取了一些秘密手段,如事先共谋、踩点、潜入粮站秘密在电子磅上安装电子遥控增重装置,之后利用该装置秘密操作增重其供应小麦的吨位进而达到非法占有被害单位钱款之目的。这看似极具秘密窃取之性质,其实不然。嫌疑人的根本意图在于隐瞒遥控增重这一事实真相,欺骗被害单位的工作人员产生错误认识,相信磅秤上所显示的数字为“真”并记帐,而“自愿”地据此支付小麦款项,从而达到骗取被害单位钱款之目的。确定本案行为性质的关键就在于,嫌疑人并不是通过秘密手段直接窃取的被害单位的现金款项,而是在秘密状态下利用遥控增重这一技术手段增重小麦吨位,并隐瞒、掩盖这一事实真相,欺骗被害单位,使其上当受骗,企图通过被害单位负责小麦称重和款项支付的工作人员之手,由其“自愿”地将增重“增值”的“小麦款”付给自己。所以,采取欺骗的方法骗取被害单位的钱款是本案犯罪的特征所在。纵然在犯罪实施过程中亦采取了一些秘密手段,但这丝毫不能影响本案诈骗犯罪的根本性质。另外嫌疑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获得非法利益,属于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