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检察日报:许昌超载超限检测站成了“收费站”

  中广网河南频道消息 行政执法机关已成为腐败重灾区!这一现象引起了纪检部门和检察机关的重视。中纪委在部署2006年查办案件工作时,强调“严肃查办领导干部滥用权力、贪污贿赂,利用人事权、司法权、审批权谋取私利的案件”,而在部署2007年查案工作时,则强调“要继续重点查办党员领导干部滥用职权、贪污贿赂、腐化堕落、失职渎职的案件,利用人事权、司法权、审批权、行政执法权谋取私利的案件”。可见,行政执法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行政执法权谋取私利,已不再是个别现象,已纳入防治腐败的重点领域。

  今天我们刊发的河南省许昌市检察机关查处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谋取私利犯罪窝案的报道,印证了这一点,也说明了检察机关与行政执法机关联手惩防渎职等职务犯罪、规范行政执法权运行的必要性。

  近年来,我国道路运输车辆超载超限现象严重,有的地区几乎所有的货运车辆都存在程度不同的超载超限行为。超载超限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大量交通基础设施毁坏、事故频发,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为此,有关部门和地方先后开展了一系列治理工作,包括设置超载超限检测站等(据悉,仅河南省就设置了132个超载超限检测站),也确实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然而,一些地方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在收受了好处后,滥用手中的行政执法权,对超载超限车辆予以放行。正因为如此,有群众把一些超载超限检测站称为“收费站”,把超载超限治理员称为“收费员”。

  2005年以来,河南省许昌市检察院通过深入调查,在辖区的3个超载超限检测站挖出22名工作人员滥用行政执法权大肆收受好处费近20余万元的职务犯罪窝案。

  许昌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在办案中偶然发现,一些人(被司机们称为“领车人”)基于和检测站工作人员熟悉等特殊原因,在收受了超载超限车辆一定数额的金钱后,找到检测站工作人员放行,之后再将一部分金钱分给放行的检测站工作人员。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是:领车人、超载超限车辆、检测站工作人员都得到了实惠,而国家利益受到了损失。

  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许昌市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处长任国强介绍说:“从2005年起,超载超限检测站的问题就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最先进入检察官视野的,是位于许昌县境内的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2005年10月,在该检测站领车的王某、李某等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抓获。他们交代了自2003年2月起开始领车,并与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的许某、刘某等人勾结,收钱后将超载超限车辆放行的事实。检察官对许某银行账户进行秘密调查时发现,近两三年来,他的账户上每隔几天就会存入一笔钱,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此举印证了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存在工作人员渎职和权钱交易问题。

  “但究竟是怎么放行的?是否构成渎职犯罪?当时我们心里也没底。”任国强说。

  为了查清案件事实,许昌市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兵分两路,一路秘密化装侦查,查找当地领车人。可是在得知检察机关查处此案的情况后,领车人害怕被追究,一夜之间都悄无声息地躲了起来,这给取证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最后,在公安机关的配合下,8名领车人相继归案,检察官因此获悉了检测站工作人员收受贿赂后私自放行车辆的内幕。

  另一路检察官通过对检测站的有关工作人员进行调查取证,抓获了本案的关键人物刘某。刘某原系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副站长,2005年后调任长葛市湾张超载超限检测站副站长。他的到案使整个案件打开了突破口。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进行权钱交易的内幕也因此被揭开:

  王庄超载超限检测站位于许昌县河街乡王庄村,因占用了王庄村的土地,经协调,该村部分农民到检测站干一些装卸等杂活。有时当地运输户的超载车辆过站时,组长或者村干部来说情,检测站就予以放行,慢慢地予以放行的车辆越来越多。当地村民见有利可图,就干起为外地车辆领车的行当。开始时司机、车主给领车人一点小恩小惠,买几盒烟,后来干脆给现金,因车辆大小不同金额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然后再由领车人分给检测站工作人员。从此,对有领车人的超载车辆,检测人员只是象征性地拦住,记下车辆数,之后领车人与检测站带班班长按约定在不同时间、地点进行交易结算,带班班长再按当班的外勤人数分发“买路钱”。

  为了彻底整治许昌辖区内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谋取私利问题,许昌市检察院又把侦查工作扩大到位于长葛市、襄城县的两个检测站。最后,该院从这3个超载超限检测站挖出22名工作人员滥用行政执法权、大肆收受贿赂近20余万元的职务犯罪窝案。截至目前,已有20人因犯滥用职权罪被作出有罪判决(其余2人正在审理中),另有3名领车人被以行贿罪判处了有期徒刑。

  “作案手段隐蔽,时间长、数额大,合伙型犯罪突出,涉案人员较多。”任国强介绍说,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罪特点明显。

  检察官在侦查中发现,作为领车人的当地村民,一般会事先与检测站有关负责人说清车辆数量及车牌号码,负责人则到检测岗或用手机告知岗上人员放行。车主的实惠是可以把高额的罚款变成较低的好处费,好处费进了领车人的口袋后,领车人将其中一部分私下交给检测站工作人员。换班时,由有关负责人把领车人留下的“买路钱”分给值班人员,不设账目,不留任何痕迹。通常,“领车”会选择在晚上进行。

  一位领车人说,车辆超载超限往往会被罚款一两千元,罚款后超载部分还得卸载。可是如果给领车人和检测站执法人员一二百元的好处费,不仅不会被罚,也不用卸载。因此,超载超限司机非常乐意。办案检察官说,一个领车人一天最多能领40多辆车。

  一个涉案人员交代,一般情况下,一个检测站的工作人员每天晚上都能收几十元到几百元钱不等的好处费,“一个人一个月轻松弄个一两千元不成问题”。

  “由于检测站工作人员不当面收司机的现金,所以要实施犯罪,需要多个环节相互配合。因而合伙、集体作案成为此类犯罪的显著特点。”任国强说。

  几位办案检察官深有感触地对笔者说,检测站工作人员只收钱不卸载,等于放弃了治理超载超限的执法职责,使检测站形同虚设,达不到“治超”目的。同时,超载超限车通过领车,只要交很少的钱便可顺利过关,导致守法司机对国家法律法规产生信任危机,影响政府形象。由于检测站的违法放行,国家利益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是无本的暴利生意,使得领车人相互竞争车源,为了增加竞争实力,领车人向职业化、团伙化方向发展,形成了不同的利益集团。为争取所谓“客源”,获取更大利益,领车人之间相互排挤,甚至发生殴斗,严重扰乱了当地的治安秩序。

  一位派出所所长对笔者说:“在检察机关查办案件前,一些检测站附近的村庄因为领车发生的群体殴斗、寻衅滋事案件不断,但由于大多没有触犯刑事法律,公安机关只能做治安拘留或罚款。过后这些人继续领车,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查处了检测站有关人员滥用职权的腐败案,才能从根本上杜绝领车人的存在。”

  有关专家分析说,车辆超载超限重量的增加和其对路面的损害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一辆超载超限两倍的车辆行驶一次,对公路的损害相当于不超载超限车辆行驶16次。也有资料显示,70%的道路安全事故是由车辆超载超限引发的,50%的群死群伤性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载超限也有直接关系。

  “对于超载超限检测站职务犯罪及引发的社会问题,检察机关要狠下决心,坚决用法律武器惩治。”在案件查办最艰难的时候,许昌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尤新友鼓励办案人员。

  “刚开始时,拦截超载超限车辆,常常会遭到司机们的围攻或谩骂,甚至有被撞的可能。我们站上的一个同事就被闯站车辆轧死了。后来,我们不再强行拦截,在收了领车人的好处后,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个涉案人员这样供述。

  那么,这类犯罪为什么会如此高发和普遍呢?尤新友分析说:“超载超限检测工作,辛苦且具有较大的危险性。但检测站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普遍较低,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和微薄的收入之间出现较大反差,导致他们的心理失调。加之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手中的执法权就成为权钱交易的筹码。”

  “这类犯罪中的涉案人员普遍存在弄权心理。”尤新友分析说。一名检测站工作人员被查处后曾这样对他说:“‘有权不使,过期作废’、‘靠山吃山,靠路吃路’,别人能‘吃路’,我为什么不能?大家都这样,也不觉得是违法犯罪。同时,我们自以为做得比较隐蔽,一直抱有侥幸心理。”因此,“心存侥幸、法不责众的心理,导致此类犯罪活动在一定范围内成为公开的秘密。”尤新友说。

  “超载超限运输形成的根源是多方面的,涉及生产厂家、改装厂到工商管理、公安交警、运政、公路路政管理等诸多部门。所以,要真正取得治超实效,相关部门之间要协调统一,制定不违背各自职责的统一的具有权威性的政策法规,规范超载超限运输管理的内容,加大处罚力度。”尤新友建议,“同时,运输能力供大于求,运费一降再降,但运输车辆需缴纳的各项费用没有降低,加之油价持续上涨,车主只能通过超载超限实现赢利。所以只有不断减少缴纳的各项费用,进一步规范运输市场,才能从根本上减少超载超限车辆的大量出现。”

  尤新友认为,当初设置检测站的目的就是为了制止超载超限,然而,作为“治超前沿”的许昌市辖区内多个超载超限检测站的工作人员,却拿“治超”做交易,这是拿着国家的道路敛财、出卖国家的利益。所以,一定要加强对“治超”工作人员的管理。

  如何才能做到有效管理呢?交通部部长李盛霖在2006年全国治理车辆超载超限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曾说过,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防范机制,在强化法制教育、提高执法人员素质、完善行政执法责任制的同时,加强审计、监察监督,对行政执法中的违法违纪事件严肃查处,决不手软,决不护短。

  据悉,在许昌市检察院查处超载超限检测站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谋取私利犯罪窝案后,许昌市公路局在检察机关的帮助下,对全市检测站工作人员进行了警示教育,并对检测站进行规范化管理,堵塞漏洞,以杜绝类似案件再次发生。